桑德伯格:做“领导者”而非“女性领导者”

时间:2015/4/18 21:27:30 字体:[ ]
灯光华丽的酒店宴会厅,离当晚的谢丽尔哇塞!她可真漂亮,比封面上的照片还漂亮!会场的观众不禁脱口而出。  如果女性能够参与到决策中,如果决策的队伍更加具有多样化,决策会更加明智。在养儿育女和做家务这个问题上,如果男性和女性共同参与,这个家庭会更幸福。 桑德伯格极富感染力的声音和生动的自身经历,不断启发现场女性内心的革命。  完成,好过完美  身为 Facebook的首席运营官,同时也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是万千人眼中集家庭与事业于一身的成功女性典范。但是桑德伯格却反复强调 拥有一切也许是女人遭遇的最大陷阱。这个简单的词原本是想表现女人的理想状态,却让我们力不从心。 桑德伯格的语气真诚中带着一丝不易觉察的无奈。  在谷歌工作的前4年里,桑德伯格每天都会从早上7点工作到晚上7点,一些重要的事情尽可能地亲力亲为。当儿子出生时,她宣布将完完全全地休假3个月。但生完孩子当天,桑德伯格刚回到病房就开始上网看邮件了。随后的3个月,桑德伯格总在查看邮箱、在起居室开电话会议、把儿子带到办公室开重要会议。那段产假休得并不开心,而且每个人都知道她没有信守最初  的承诺,这也损害了她的威信。而且,产假结束后她突然意识到,如果自己仍像从前一样每天工作12个小时,将会在儿子醒来前离开家,在他睡着时回到家。  桑德伯格开始尝试着把工作时间改成了早上9点到晚上5点半。但是因为害怕新的出勤记录会损害自己的公信力,她尽量不让大多数人知道自己的新时间表,并且挖空心思地制造自己并未离开公司的假象:  我的天才助理卡米尔建议我把每天的第一个会议和最后一个会议都安排在其他办公楼进行,这可以让我实际到达和离开的时间不至于太招摇。  如果必须从办公楼离开,我会先在大厅里观察停车场,瞅准没人的时候才会冲出去发动我的车。  我还会在离开办公室前,把外套搭在办公室的椅背上,这样别人就会以为我仍在办公楼的哪个屋子里,没有离开公司。  在谈论她当初这些稍显笨拙的技巧时,桑德伯格柔亮的眼眸中多了些俏皮的羞涩,仿佛在回忆自己童年的恶作剧。  2008年的Facebook刚创立不久,扎克伯格是只夜猫子,所以夜猫子一样地工作是企业文化的一部分,刚加入的桑德伯格曾担心下班太早会让自己看起来过于特殊。只好一次又一次地错过和孩子们共进晚餐的机会,这让她感觉非常不好。我意识到如果不对这种情况加以控制,就无法把这份新工作坚持做下去,我会因为见不到家人而懊悔,很有可能还没等到休假就决定辞职。  桑德伯格开始强迫自己每天下午5:30离开公司,除非有特别重要的会议,否则她都会毅然准时走出办公室。直到今天,桑德伯格还是会计较有多长时间没陪孩子们,一旦错过和他们吃晚餐或没能晚上陪伴他们,她都会感到难过。  今天的桑德伯格不再每天12小时呆在办公室,而是更高效地工作,试着只关注真正重要的事情,她很庆幸自己终于对不能达到的完美目标选择了防守。Done is better than perfect成为她的座右铭之一。 完成,说明这件事虽有挑战性,但结果证明它是能够实现的,也常常让人如释重负。  真实地表达想法和情绪  桑德伯格在谷歌组建团队时会面试每一个候选人,这种习惯一直延续到团队扩大到100人时。有一天,当她在下属会议上提出不再参与面试时,她原本是满心期待别人会一致认为她的意见对面试结果很重要。结果,所有人一起鼓掌,坦言她坚持与每位面试者单独谈话已经成为招聘中的瓶颈!  我完全不知道自己拖了团队的后腿,而且之前没人敢说出这点。桑德伯格的表情有些沮丧,但是她也因此认识到,是因为自己没有向大家明确地表示出愿意接受意见。现在,桑德伯格会公开地谈论自己的缺点,让别人知道是可以提及她这个缺点的,他们甚至还可以拿__它开玩笑。知道真相的痛苦总比蒙在鼓里的快乐要有益得多。在Facebook工作了差不多一年后,桑德伯格发现有人在议论她,言辞相当犀利而且不近人情。当她跟扎克伯格提起这件事,尽管努力克制,还是哭了。扎克伯格安慰说这种指责是无稽之谈,没有人相信,然后他给了桑德伯格一个安慰的拥抱。这次交流是两人间的突破性时刻,我感觉和他的距离更近了,我表达出了自己的感受,扎克伯格也报以充分的理解与同情。。  虽然在工作场合流泪会被认为不够专业,桑德伯格也认为在工作的时候哭泣不是件好事,但她在公众场合仍谈论此事,目的在于告诉职业女性,分享自己的情绪,有助于建立更深层的人际关系。承认情绪的作用,去面对它、接纳它,这会让我们更好地工作,建立更舒畅的人际关系。  也许有一天,我们在工作的时候流泪不会让人尴尬,也不再是软弱的表现,而会被认为是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情绪。也许同情与敏感曾经导致一些女性退缩,但这些特质能够让她们在将来成为更具真性情的领导者。  面对事业 女性更应冒险  桑德伯格曾任克林顿政府财务部长办公厅主任、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副总裁,现任Facebook首席运营官,这份辉煌的履历足以让千万人羡慕嫉妒恨。但在桑德伯格加入谷歌时,谷歌还是个没有名气的小公司,很多人都并不看好她的这个选择。虽然她可能是谷歌的第一位业务部总经理,听起来很不错。但谷歌当时还没有业务部,也没有什么具体工作可做,根本是个光杆儿司令。而且这份工作不仅级别比其他职位低,更重要的是她连这份工作的内容是什么都不清楚。当时谷歌CEO施密特给了她最好的建议: 如果有人邀请你上一艘火箭,你不要问上去之后坐那儿,你只要上去就可以了。 就是这番话让桑德伯格下定了决心。  个人生活中,桑德伯格一直都不是个能够欣然接受不确定性的人,但是就职业生活而言,她已经学会接受它的不确定性。 风险加上大好的运气,让我来到了谷歌,虽然事实证明我的选择相当正确,但是我仍决定再次拥抱风险。就这样,我来到了Facebook。正如我当初加入谷歌一样,我首先考虑的是一个公司快速成长的潜力以及它的发展目标,而不是工作职位的头衔。  桑德伯格很理解迫使女性凡事追求稳妥、不轻易跳槽的外部压力。性别成见使得女性很难进入通常由男性主导的领域,女性也更有可能因另一半的职业追求而妥协,不会一味去实现自我价值。回避风险也会使女性不愿意接受有挑战性的工作。女性刻意回避拓展性工作,不愿意担任领导者角色的原因还在于不仅如此,社会对女性角色的思维定势也限制了女性发展自身领导力的意愿。有一个词叫野心,这个词很少被用在男孩的身上,因为男孩天生被认为要做老板,要发挥领导力。如果一个女性表现出这方面的能力,往往会被形容为野心。我自己就有这样的经历,有人说我野心太大了。难道男性比女性的野心小吗更糟糕的是,从全世界来看,成功往往是让一个男人更受欢迎,成功却让一个女人不受欢迎。  桑德伯格认为,现在是该改变成见的时候。通过理解这些成见,通过拒绝这些成见去改变成见。在商业领域,害怕成功或者规避风险都将导致停滞不前,女性都需要对事业上的冒险持有更开放的心态。当桑德伯格离开谷歌加入Facebook时,团队中想跟她一起离开的女性成员很少。后来,谷歌团队中的许多女性在若干年后最终显露出加入Facebook的意愿,但此时的Facebook已经是一家非常成熟的公司追求稳定的代价就是成长机会的减少。  撕标签与贴标签  桑德伯格自己会常常想象,如果没有被贴上女性标签,自己的生活会是怎样我肯定不会每天醒来就想,作为Facebook的女性首席运营官,今天我要做什么长久以来,一名职业女性的固有形象对于人们来说是没有什么吸引力的。媒体流行文化习惯将成功的职业女性刻画成疲于工作而且没有个人生活的女强人形象。  若以前有人称桑德伯格为女权主义者,她马上就会纠正对方。但现在,桑德伯格会很自豪地宣称自己是女权主义,因为她认为当女权主义者的定义更为明确时世界各地谈到女性的平等都会引用中国的一句话,也就是妇女能顶半边天,在全世界各地这句话都是体现男女平等的一句经典名言。但是没有哪个国家可以说女性在决策的桌子上跟男性是平起平坐的  填补这个鸿沟,并不只是帮助女性,同样助于整个社会的进步。在世界各国的经济发展中,我们都意识到女性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曾经数代人的努力意味着男女平等是可以实现的。我们现在就可以弥合领导层的那道鸿沟,每个职业女性的成功都会让下一个人的成功变得容易些。如果我们继续努力去推进,这一次很可能成为女权主义的最后一次努力。在未来,不会再有女性领导者这个称谓,只有领导者。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新闻
  • 阅读
  • 评论

新闻排行

随机新闻

友情链接及相关站点